微生态护肤全球大热,肠-肤轴/后生元/头皮素谁更有戏?

By maoxiaobing

2020-06-24 17:54:26

浏览量83

已赞0


来源: 肠道产业 


随着皮肤微生物组的发展,越来越多的美容护肤品牌开始关注皮肤微生物,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护肤产品开始添加各种可能利于皮肤微生物组的成分,比如益生菌、益生元和后生元等等。

今天,我们特别编译了发表在 Nutritional Outlook 上关于微生物护肤的文章,该文分享了一些产业人士对皮肤微生物组以及微生物护肤的见解。希望本文能够为相关的产业人士和诸位读者带来一些启发与帮助。

皮肤微生物组


皮肤微生物组是指所有定植在人体皮肤上的细菌、真菌和病毒的集合。如果我们仔细观察,我们可以在每平方厘米的皮肤上发现至少一百万个微生物1,2

在不久前,对于这种外来生物的定植,合乎逻辑的反应就是消灭它们:把这些令人讨厌的东西通通擦掉。但随着我们对皮肤微生物的了解慢慢增多,正确的反应似乎变成了将它们化敌为友。

这一观念的转变对 Paul Schulick 来说并不新鲜。Paul 是护肤品公司 For The Biome 的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将微生物组视为通向健康皮肤的康庄大道。

他说:“人们开始明白,皮肤与皮肤微生物组之间的关系。随着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学习了人体与皮肤微生物组之间的关系,他们会越发希望更好地照顾和保护他们的皮肤微生物环境。”
Image


消费者意识的觉醒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 Hexa Research 去年 4 月的预测,到 2025 年,美国益生菌化妆品市场规模将达到 3780 万美元3,消费者将会拥有更多的益生菌化妆品的选择。

Schulick 说:“对皮肤微生物组的认识还处于初级阶段,但对肠道微生物组的了解已经相当成熟,这有助于提高人们对皮肤微生物组的认识。为了肠道健康而服用益生菌的概念现在正在转变为‘好吧,那我们怎么让皮肤服用益生菌呢?’”

巴斯夫公司(BASF)美容产品活性成分全球营销部的 Cécile Kalem 指出,这些讨论已经在社交媒体上蔓延开来。她说:“消费者充分意识到保护皮肤微生物组的重要性。”

BASF 最近的一项调查分析发现,主要是 13 至 24 岁的女性在 Instagram 上引领了这种护肤讨论。

热门话题包括:包括红疹、皮疹、湿疹、牛皮癣在内的皮肤干燥、敏感问题;皱纹、表情纹和鱼尾纹等皮肤衰老问题;油性皮肤导致黑头、粉刺、疤痕等问题。

精明的品牌们正在静静地聆听着这些讨论。

Image
图片来源:©Konstantin Yuganov - Stock.adobe.com

共同进化


美容市场专家、Nutribloom Consulting 创始人 Paula Simpson 表示4:“大量的微生物组友好型护肤品不断涌入市场。在过去 10 年里,人体微生物组研究蓬勃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微生物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现在,多样化的皮肤微生物组被认为是保持皮肤健康的关键。”

原因很简单。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是抵御风雨、感染、毒素以及防止水分和营养流失的第一道屏障。

Simpson 解释说,在这条第一道屏障的最前线是所谓的角质层,它是表皮最上层的无生命层,“也是皮肤微生物组最活跃的部位”。

他表示:“皮肤上的微生物与我们所处的环境密切接触,与宿主共同防止病原体入侵,同时,它们还能影响或改变免疫反应,为皮肤细胞提供营养来源,并分解皮肤上的天然代谢物。”

我们的微生物组、我们所处的环境和我们自己之间的这种共生关系符合“全基因组理论”5,Schulick 将其描述为“我们的微生物和人类的所有 DNA 或‘基因组’是一个集合体:一个‘全基因组’。”

这一理论所引导的结果是:我们人类并不是单独进化的。

他说:“我们的微生物组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我们的‘副驾驶’的角色,在很多方面,它们和我们自身的人类细胞一样,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是一个庞大的、相互依存的自然王国,同时也是环境网络的一部分,微生物和人类细胞相互连接、交流、竞争和合作,以获取资源、生存、长寿和繁衍。”

Image

保持平衡


微生物与宿主之间存在着一种紧密的关系,而且可能会是一种令我们感到不安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研究将皮肤状况(如皮肤衰老、皮肤敏感、特应性皮炎、头皮屑等)与 Simpson 所称的“微生物失调”联系起来。

微生物失调可能意味着正常存在于健康皮肤上的细菌数量过多或过少,或者是致病性细菌的大量繁殖,扰乱了原本平衡的皮肤微生物组。

例如,有证据表明湿疹患者的某些皮肤微生物可能会减少,Schulick 指出,“这反过来影响了皮肤保持水分的能力,增强了反应的严重性。”而痤疮可能与饮食或压力导致的共生菌株失衡有关。

Schulick 说:“关键是,所有这些都是相互关联的:皮肤、微生物组和我们的生活方式。”因此,他认为这种情况不是“问题”,而是我们的皮肤发出的信息。

他继续补充:“有趣的是,当一个人处于长期压力中,或长期食用缺乏营养的食物,又或者是在与精神疾病作斗争,那么他们的微生物组很可能不平衡。”

Schulick 还说,另一个对健康皮肤微生物组造成严重破坏的习惯是“我们社会对清洁的痴迷,没有意识到苛刻的护肤成分对我们微生物组的健康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们的微生物组是我们的一部分,但我们不断地给它们施加压力并将其剥离。”

Simpson 认为:“问题的一部分是过度清洁、过度治疗,以及使用过多的产品来阻碍、剥离或破坏健康、平衡的皮肤微生物组。”

是的,去角质和去死皮可以剥落旧的细胞,显露出新的皮肤细胞,但它们也会去除油脂和微生物,而油脂和微生物可以滋润皮肤并防止皮肤受损。

因此,保湿并不一定总能解决皮肤干燥问题。Schulick 说:“问题是,严重的经表皮失水可能发生在微生物组持续受到压力或被刺激性产品清除的皮肤上。”

怎么办?他建议:“重新构建一个丰富多样的微生物组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可以帮助皮肤优雅地适应年龄增长,还通常会显示出有益的美容效果。给皮肤一个‘喘息’的机会,让微生物组重新恢复到健康状态并繁衍生息。消除有害成分是使微生物组重获健康的最好方法之一,也是最容易实施的方法之一。”

Image

从科学到护肤


Schulick 还说:“我们知道某些成分会破坏皮肤的自然变化过程。所以,最显而易见的方法,就是从产品配方中剔除这些成分,并将注意力集中在滋养皮肤微生物的营养成分上。”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益生菌。“随着科学和研究的进步,” Simpson 说,“护肤品和营养制剂将变得更加专业和有针对性。临床研究已经将特定的属、亚种和菌株与特定的皮肤健康状况联系起来,并靶向这些微生物。基于此,营养、补充和护肤的综合方法将继续发展。”

Simpson 特别看好营养手段,因为有证据表明,益生菌对皮肤具有有益影响,更不用说对全身健康的影响了,她说:“通过饮食和补充,比单靠局部护肤更为优越。”

例如,在肠道,Simpson 说:“益生菌通过免疫系统影响皮肤,调节炎症,支持皮肤的新陈代谢和屏障功能,以促进形成平衡的皮肤微生物组。” 

她解释道:“肠道和皮肤之间的这种交流过程取决于肠道中数以万亿计的微生物,这些微生物触发免疫反应,然后影响皮肤,这就是肠-皮肤轴。”

不过,局部使用仍具有意义。“采用局部使用的方式,益生菌也可以帮助重新平衡皮肤的生态系统,同时控制或破坏恶化皮肤的有害细菌,从而给皮肤补充营养。”

她说:“它们能镇静和滋养皮肤细胞,并通过加强皮肤屏障来促进保水和保湿,并提供额外的支持和保护——抵御环境和化学污染物以及我们每天暴露或涂抹在皮肤上的有害病原体。”

Sabinsa 公司的全球总裁 Shaheen Majeed 补充道:“由于局部形式产品的开发相对简单,面临的监管也不那么严格,因此,它们可以比大多数其他的输送系统更快地被开发出来。”

此外,这一形式还具有另一个优势:大多数护肤配方都是局部使用的,因此配方师对它们更熟悉,并且由于直接在受影响的部位使用,所以产生的效果更快。

不过,无论是采用局部还是摄入的形式,微生物都可以成就或破坏产品。

不幸的是,现在的产品通常是 Schulick 所说的“‘喷雾+祈祷’的方法:喷雾或摄入的菌株可能与你的皮肤或肠道中的共生细菌不相容。你不知道哪些菌株会定植,或者它们是否会促进微生物组的健康。”

Simpson 说,教训是“并非所有的益生菌都是生而平等的。根据对皮肤的作用机理,使用正确的细菌是很有必要的。例如,嗜热链球菌 S. thermophilus 被发现可以促进皮肤水合和神经酰胺的产生;其他菌株可能有助于镇定发炎或有缺陷的皮肤。为了有效,产品必须提供具有可行性的恰当的菌株配方。”

Image

益生菌之外


益生菌并不是市面上唯一一类以微生物为基础的护肤品。正如 Schulick 所说,“我们看到,最有效的滋养皮肤微生物组的方法是使用益生元和后生元营养素。”

他将前者描述为“微生物的肥料”,而后者则是“发酵过程中产生的宝贵营养物质”。

他指出,将这些成分与诸如洛德乳杆菌(Lactobacillus reuteri)、鼠李糖乳杆菌(L. rhamnosus)和植物乳杆菌(L. plantarum)等菌株一起发酵,会产生“显著的护肤效果”,他们创造的后生元“真正激发了皮肤与其微生物之间的沟通,有助于滋养皮肤。”

BASF 的 Kalem 指出,通过发酵获得的后生元成分在化妆品上的应用首先在亚洲生根发芽,但随着选择和意识的增长,这种应用正在扩大。

就 BASF 而言,它利用一株特殊的 L. plantarum 发酵非转基因欧洲大豆来生产其植物性生物(Phytofirm Biotic)成分。Kalem 说,体外和体内试验表明,富含肽和乳酸的提取物增加了真皮层关键结构蛋白——胶原蛋白和弹性蛋白的生成,使皮肤更加年轻化。

至于益生元,BASF 公司研发项目负责人 Sabrina Leoty Okombi 指出:“低聚糖是我们首先想到的分子,它们的成膜作用有利于改善皮肤屏障,保持良好的水合作用,还有它们的感官特性,让整个配方变得很有意思。”

Majeed 指出,木糖醇、鼠李糖、低聚果糖和菊糖“是最广泛使用的益生元,可以滋养益生菌。显然,重要的是要选择一种能够促进特定微生物生长的益生元,以便只使这种特定的微生物繁衍。”

益生元还能促进头皮健康。Kalem 解释说:“我们的研究人员研究了油性头皮与正常头皮的特定微生物组成,并强调了健康头皮上存在六种油性头皮所没有的细菌。”

其结果是头皮素(Scalposine,一种 BASF 发现的特有成分)可能可以重新平衡头皮独特的微生物组。一项内部临床研究表明,头皮素(Scalposine)具有益生元的作用,可以使有益菌株重新定植于油性头皮。

相关的试验结果显示,使用该成分后,头皮舒适度提高,两次洗头之间头发出油所需的时间更长。

Image

新世界的大门和前方的路


那么,微生物护肤的下一步是什么呢?专家们说,机遇和挑战并存。

BASF 科学传播部的 Aurélie Courtois 指出:“在其它领域,存活的细菌已经证明了它们在营养和药物应用方面的有效性,但目前很少有关于化妆品配方中所含成分的数据。这是目前化妆品行业最具挑战性的目标:在化妆品配方中引入活菌。”

Simpson 很乐观,她认为:“随着科学和配方稳定性的发展,针对特定皮肤状况的更高级别的功效和配方将得到改善和扩展。”

不过,她说,以微生物为基础的科学护肤是复杂的事情,更不用说“这是一个护理方式的转变”。所以,关于消费需求,“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而 Schulick 认为:“教育才是最大的挑战。微生物护肤这一概念要求人们明白整个身体和精神健康之间的相互联系,以及这种联系如何影响微生物组的健康,进而影响皮肤。”

他说,这可能有点像“爱丽丝仙境的兔子洞,但这个兔子洞大多数人会很好奇地跳进去。我知道我会,这也正是促使我不断提高公众意识的动力。”




www.kang.club

-END-


欢迎来KANG.CLUB社区

一起聊大健康产业


Image

扫描联系猫哥

加入请备注来意

发表评论
请先 注册/登录 后参与评论

已有0 发布

默认   热门   正序   倒序
    查看更多评论